天文提问

“冥王星年”回顾

时间:2018-10-09 11:2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原文标题:

编辑:Bill Keeter  原文来自:admin;同时,在长长的旅途中,它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在休眠中度过的。小组在设计演练冥王星飞掠期间的每次机动和科学行动,并从里里外外了解他们的探测器。

这样的准备工作就在飞掠之前遭遇了报应。7月4日,当探测器的主计算机尝试处理地球传回的指令,并同时压缩储存其中的科学数据时,它遭遇了过载,并按照设计需要切换到了备份处理器上。这使得新视野号进入了 安全模式 ,期间它停止了科学考察,指向地球,静静地等候操作员关于下一步操作的指示。

修复工作迅速而彻底。任务工程师马上辨认出了问题所在,并在两个小时之内重新与探测器建立了联系。7月7日,复杂的飞掠指令(涉及新视野号科学仪器的关键指向)被重新加载,探测器做好了飞掠准备。

来自APL的新视野号任务运营经理爱丽丝 鲍曼(Alice Bowman)说: 回顾上一年,有许多事情会凸显而出,不过对我来说最发人深省的就是团队令人敬畏的力量。在我看来,这曾经是,也还继续是新视野号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正如新视野号这个范例说明的这样,团队要比成员的总和大得多。

2015年7月14日,嘉宾与新视野号小组成员在马里兰州劳雷尔市(Laurel)约翰 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为冥王星最近距离飞掠冥王星进行倒计时。(图片提供:NASA/Bill Ingalls)

欢庆科学探索

在7月12日到18日这一周的时间内,新视野号的中心就是APL的科西亚科夫(Kossiakoff)中心。将近250名媒体人、1600名嘉宾以及数百名职员在忙于从事专题小组讨论、新闻发布会以及相关的活动。一套完整的NASA电视台设备搭在了礼堂的地板上,用于飞掠报道,并将其播送以及在线广播给全世界。

实际上,7月14日美国东部夏令时上午大约7时50分,在新视野号最接近冥王星前后,探测器是与地球切断联系的。不过小组以及嘉宾和各国电视观众都在为飞掠进行着喧闹的倒计时,其场面堪与纽约时代广场的新年除夕相比。早间的网络节目直播了房间中美国国旗翻涌,欢呼和拥抱四起的现场画面。那天上午晚些时候,小组公布了一张惊人的冥王星图像,它很快就变成了冥王星的标志。这是新视野号进入飞掠静默期之前拍摄并传回地球的最后一张照片。

在这张新视野号长程勘察成像仪(LORRI)于2015年7月13日拍摄的照片中,冥王星几乎填满了整个画面。此时探测器距离冥王星表面476000英里(768000千米)。这是在探测器7月14日最近距离飞掠冥王星之前传回地球的最后一张照片,也是最详尽的一张。彩色照片结合了Ralph仪器在7月13日早些时候采集的低分辨率彩色信息。(图片提供:NASA/APL/SwRI)

不过7月14日最关键的传输并不包括照片。这是一系列遥测信号的爆发,设定于晚间9时过后不久抵达新视野号的任务操控中心,说明探测器状态良好,完成了任务。悬念并没有持续太久,新视野号在4个多小时之前发出的传输信号抵达时间恰到好处。运营经理鲍曼宣布: 我们锁定了载波 ,这说明NASA的深空探测网已经与新视野号取得了联络。

然后遥测信号也接收到了,引发了任务运营中心的一阵掌声。在快速探寻探测器系统小组(全部认定新视野号 绿灯 大开)之后,鲍曼宣布: 我们的探测器状态正常,已经采集了所有的数据,现在正在离开冥王星。

欢欣的斯特恩冲入房间,拥抱着鲍曼,激起了控制小组 U-S-A,U-S-A 的欢呼。随后APL的负责人拉尔夫 塞梅尔(Ralph Semmel)、NASA的副行政长官约翰 格伦斯菲尔德(John Grunsfeld)以及行政长官查尔斯 博尔登(Charles Bolde)也加入了他的行列,这些嘉宾都祝贺了成功。

鲍曼在拥抱和握手过后,环视房间。她说: 这真是了不起。就跟我们规划和演练的一样。我们做到了!

鲍曼带领着控制小组走到人山人海的礼堂中,并在那里与新视野号的其他小组成员一道接受了长时间的喝彩,这才开始了超级碗杯庆典一般的新闻发布会。这下只缺奖杯以及来自白宫的电话了 不过奥巴马总统确实在推特上表达了对NASA及小组的祝贺。

在发布会的开始,博尔登说: 像新视野号小组带来的这种启示将让下一代仍旧保持浓烈兴趣,让他们取得自己的飞越。这是科学与探索的历史性胜利。

第一批特写照片以不可思议的细节展示了冥王星与部分卫星的地表,它们是在次日传回地球的。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科学小组成员(自6月以来就驻扎在了APL)详查了冥王星数据和图像,其上展示出了流过地表的氮冰、堪比落矶山的山脉,还有可能仍旧地质活跃的区域。

对于来自科罗拉多大学玻尔得分校的科学小组成员弗兰 巴格奈尔(Fran Bagenal)来说,公众对冥王星照片魔法般的反响仍是她最钟爱的回忆。 冥王星一直是很多人最钟爱的行星,尤其是孩子们。不过当我将照片展示给朋友、亲戚和公共听众时,每个人都报以微小,摇头说: 哇哦,这太酷了!

来自SwRI的新视野号副研究员乔尔 帕克(Joel Parker)说: 我感到无比幸运,可以成为这次事件的一部分。它同时还标示着为期50年的太阳系 初期 勘察的结束,并开启了探索太阳系更远方的新纪元。当人类开始发射行星际探测器时,我们甚至还不知道柯伊伯带 第三区 的存在。它让我思考:在接下来的50年里,我们会发现太阳系中的哪些新领域?

(全文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